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z5zzcl的博客

 
 
 

日志

 
 

(原创)艺术在欧洲——观葛玮《东欧五国游》有感之二  

2017-08-05 08:14:29|  分类: 随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艺术在欧洲

——观葛玮《东欧五国游》有感之二

我楚狂人

我上文说了国家形态上封建时代的欧洲极相似于中国的西周,但是在审美观与价值观上,欧洲与中国的差异很大,有时候甚至是完全相悖的。后面的这几篇都是说这种差异的,这里先说艺术。

每一个作欧游的人,都会感觉到欧洲人对艺术的尊崇,早年读朱自清的《欧游杂记》就感受到这一点,后来看一些传记电影加深了这种印象,近年看有人的欧游记述,这种感受更真切。而葛玮兄的《东欧五国游》又一次加深了这种感受。

欧洲人尊崇艺术,无论是建筑、雕塑、音乐、美术,只要是优秀的,都会得到全民族甚至全欧洲的尊崇,这种尊崇不亚于对民族英雄的尊崇。于是达芬奇、米开朗琪罗、贝多芬、肖邦为代表的名字在欧洲家喻户晓。在欧洲,他们的知名度绝不会下于凯撒、拿破仑。欧洲的史书毫不吝啬对艺术家的敬意。我们同胞欧游,欧洲人总是把他们的伟大艺术家推介给我们,虽然往往借助教堂这样的平台。在欧洲,如果对艺术一无所知,那就是文盲,甚至是野蛮人。

反观我们中国,历来不尊崇艺术,不尊崇艺术家。有这样一则故事让我感慨良多:唐代大画家、建筑艺术家阎立本(约601—673年)后来在唐高宗时代位列右相,封博陵县男,名臣狄仁杰最早就是被阎立本赏识的有一次唐太宗同侍臣们乘舟在御苑的池中游玩赏景,看到池中有奇异的怪鸟在水面上随波浮游。唐太宗手拍船栏杆叫好多次,命令在座陪同的侍臣们当场赋诗赞咏,又命令随侍的宫人宣召阎立本前来将怪鸟画下来。宫人们当即向岸上传呼道:“召画师阎立本到青苑玉池拜见皇上!”当时,阎立本任主爵郎中。听到传召后,他急忙跑步赶来,大汗淋漓,立即俯身池边挥笔绘画起来。而且,满面羞愧不堪。事后,阎立本告戒他的儿子说:我小时候爱好读书,值得庆幸的是我还不是个不学无术的蠢材。我都是有感而发才写文章。在同行中,我的文章写得还是比较不错的。然而,我最知名的是绘画。可是,它却使我象奴仆一样地去侍奉他人,这是莫大的耻辱。你应该深以为戒,不要学习这种技艺了。

这就是中国历史上艺术家的地位。

前些日子,葛玮兄去了昆山易地重建的慧聚寺,发了几张照片。这个慧聚寺就是南朝画坛圣手张僧繇“画龙点睛”的所在。但是,今天在慧聚寺没有一点关于张僧繇的记载。

这就是今天我们对艺术家的态度。

我们有不少传世的建筑,如我们苏州的宝带桥。然而我们只记得捐赠玉带的太守王仲舒,却不知道这座桥的设计者和总工程师。我们也许在历史上留下了一些画家、雕塑家的名字,但是大多出现在附录类的“艺文志”中。

中国历史不尊崇艺术,只尊崇权贵。所以我们往往对艺术那样陌生甚至无知,这就不足为怪了。这是中国国民艺术素养缺失的根子所在。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